一条标语下的道德思考【转】

标语大全网 > 综合标语 2013年3月27日 浏览:   评论»  

  汉口三金潭小区的一座厕所围墙上,一条“外来民工禁止入内,违者罚款二百”的告示语颇引人关注。一位途经此地的市民,看到这条歧视性标语,致电媒体,要求记者一探究竟。

  据了解,引发争议的厕所是一位老人修建,厕所上的标语也是她写的。她在附近修建了一些厂房,为了方便厂房的员工使用,才建了这个厕所,一般每人如厕一次收费一元,有时候也不收。婆婆称,由于这一带外来农民工较多,常来这里上厕所,把厕所卫生弄得很脏,才写下这样的告示。

  至于一些人眼中的歧视一说,婆婆表示,写上这个标语只是想“警示”一下农民工,并无歧视之意。至于罚款200元,也从未实施过。

 

  表面上,该厕所为私人设立,勉强作为厂区配套设施,对不对外开放亦由修建者做主,问题不大。不过,标语里涉及的违者罚款倒是个问题。虽然婆婆称罚款从未实施,但无论是个人、组织,自立罚款事项本身就是违法的。

  再来说争议中心的“歧视”,有人不仅称之为歧视,并反推出拒绝者的冷漠。我倒认为这与歧视有所区别。从标语内容来看,针对特定人群作出警示,确有歧视之虞,但就老人所述的意图而言,她似乎并没有歧视的故意。也就是说,在无意之间,她行为上制造了一个歧视的结果。

  会出针对农民工的警示,在于老人认为是他们把厕所弄脏了。这种认知或许来自于生活经验、或许来自于口耳相传,即便此前有这样的情况,也不过是具体个案。这里的问题与其说是歧视,不如说是判断过于主观,并将判断结论群体化、特性化了。生活中,类似的问题并不少见。

  回过头说弄脏厕所的问题。附近干活的工人表示,厕所本已脏旧,不是他们造成的。工厂员工表示,有些人素质不高,常常把厕所弄脏。由此可见,存在厕所弄脏的事实,所谓素质不高者是脏乱制造者。他们是谁呢?

  如果将现状与心中的素质不高群体挂钩,作出如老人那样的判断,它的发生甚至是无意识的。进一步看,一旦他们明确意识到自身的话语可能带来的问题,可能就不会这么写、这么说。而这些素质不高者呢,平心而论,有多少人是明知不道德仍为之?大部分时候,一些人对公共环境、公共道德带来的影响,其实是基于行为的无意识。

  对比中国社会曾经的道德规范标准,断然大而化之地指责一个群体的“歧视”不会提上道德高度,弄脏弄乱什么也不进入道德范畴。然而,进入现代社会,公共道德标准本身是高于一般性道德标准的。在这个时候,通常所说的素质问题,实际是旧道德还未“进化”到新道德的问题。

  就提升道德来说,过去曾有过大规模的尝试,事实上,婆婆的红色标语即这种尝试留下的印迹。透过道德实验的未果,反观现状,我们或许得开始一场素质论之外的全新思考。

     来源:长江日报   作者:付小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