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登陆标语大全网,喜欢请收藏本站,并推荐给更多的朋友,我们对此表示由衷的感谢。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学校标语 >正文

高考雷人标语背后的标语文化

来源:网络 时间:2018-04-04 15:35 手机浏览

  高考刚过去,那些雷人的高考标语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,媒体借此还盘点出雷人之最的高考标语。比如“提高一分,干掉千人”,“有来路,没退路,留退路,是绝路。拼一个秋冬春夏,赢一生无怨无悔”,“只要学不死,就往死里学”,甚至还有“不学习,如何养活你的众多女人”。这些高考标语的背后充斥着暴力、极端、绝对、忽视生命,有的还传递出高考背后的现实问题,比如“战胜高富帅,考过官二代,高考不拼爹,努力靠自己”。

  不要以为标语只出现在校园,反观社会,各种各样的标语充斥在我们周围,从农村到城市,从学校到街道。

  农村里最多的是计划生育的标语,如“宁可血流成河,不可超生一个”,“打出来、堕出来、流出来,就是不能生出来”。另外一类标语也很常见,就是禁止非法上访的标语,如“非法上访一次拘留,二次劳教,三次判刑”。

  在城市里,大街小巷经常能看到各种标语。这些标语有的与国家政策有关,有的是某些单位,甚至个人张贴出来的。如某地交警大队在大巴车上张贴的“对正在抢劫的车匪路霸可以当场击毙,群众打死有奖”;派出所张贴的“谁砸派出所的牌子,我们就要他下岗”;甚至还有银行挂出写着“对正在抢劫银行的犯罪分子予以当场击毙”的牌子。而私人标语也随处可见。如“发现小偷必打死”;“偷车贼,捉到就地处死”。

  这些标语的作用,有的是威胁,有的是恐吓,有的是动员,有的则是为了宣传。那么为何我们的国家里充斥着大大小小的标语,甚至可以说我们是一个标语大国呢?这要从标语诞生的历史说起。

  标语在中国,诞生于革命年代。标语最初,以及最为重要的作用就是政治宣传与社会动员。可以说一部政治标语史,就是一部中国现代史,有的人还借此整理出口号标语的历史变迁。

  从1949年的一句“中国人民站起来了”开始,到“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”,到“亩产万斤,要叫卫星飞上天”,“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大产,不怕做不到,就怕想不到”,到“广阔天地,大有作为”,直到文革期间,标语满天飞,人人都会去贴一张大字报。

  在革命年代,标语伴随着政治运动而风行。革命者将革命理想用最为通俗与简短的方式表达出来,通过不断重复标语的内容,强化革命理想,让政治目标深入人心,以达到动员群众参与运动的目的。经过反复的运动,人们习惯了运动,习惯了张贴标语,习惯了在墙上随处涂鸦,这样的习惯延伸到了今天。

  今天,革命远去,我们进入了一个后革命的时代。曾经那些,特定时期用于政治运动的标语淡出了人们的视野,但与国家政策有关的标语却没有消失,同时,政治运动遗留下来的私人化的标语随处可见。从内容来看,标语中增加了小清新、小文艺、小鸡汤式的标语,这是过去不曾有的。但是,无论时代背景如何改变,标语的特点没有改变,都是浅薄、庸俗、粗暴、武断、极端、虚假、浮夸、功利与野蛮的。

  在这里,我们应该区分一下标语与口号。按照徐贲在《过度运用口号和标语妨碍公共理性》一文中说的,历史上,先有口号,而后是标语,最后才是宣传。口号可以出现在政治、商业、宗教等语境下。无论一个国家是否民主,都会有口号,而标语泛滥则是极权国家的典型特征,如我们熟悉的纳粹时期的德国,以及苏联。那么在民主国家,会有标语吗?

  徐贲在文章里解释了这个问题。以美国为例,一般张贴标语的是私人,张贴的多是广告,贴标语的地方包括私人汽车与自家庭院。而在公共场所是不允许张贴、悬挂只代表个人、社团、党派的政治、宗教意见的标语。

  与美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天的中国,标语泛滥,甚至内容畸形的标语充斥在我们触手可及的世界里。

  在革命年代,标语的出现与政治运动有关;而在后革命年代,标语的出现,除了遗留了革命年代的问题,让人们习惯性的张贴标语,就是哈维尔在《无权者的权力》里写的,张贴标语的人为了表明自己很顺从。

  在《无权者的权力》里,一个水果店经理在自己商店的橱窗上贴了一幅标语:“全世界无产者,联合起来!”。那么水果店老板真的相信标语上写的内容,或者希望将标语的内容告知全世界的人吗?在哈维尔看来,不是的。水果店老板张贴标语一个是习惯性使然;另外一个是害怕他的上级会找他麻烦,害怕其他人举报;最后,张贴标语还是一种符号,是水果店老板表达自己“我,水果商某某,是懂得我该做什么,是守本分的,我是个靠得住的人,无可挑剔。我很听话,所以该过上平安日子”的符号。

  以上解释了个体在后革命年代张贴标语的原因,而对于官僚体系的人来说,张贴标语一方面可以对上级表明下级在努力执行上面的命令与政策;一方面让社会看到政府在有所作为,有做事情的决心;最后,是官僚体系内部的人做给自己看,对自我进行催眠,让自己相信自己在努力做事。

  在后革命的时代,一个人可以选择无视周围的标语,但不可否认,长期来看,标语的内容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思维。还是以高考标语为例,“提高一分,干掉千人”的标语,让人养成只要是为了自己好,无论使用多么残酷的手段,都是正当的思维;“有来路,没退路,留退路,是绝路。拼一个秋冬春夏,赢一生无怨无悔”,更是将一场考试与人生裹挟;“只要学不死,就往死里学”,类似这样的标语还有很多,无不充斥着“死”这个字,让死挂在人们嘴上,难免让人潜移默化中漠视生命;“不学习,如何养活你的众多女人”与“战胜高富帅,考过官二代,高考不拼爹,努力靠自己”,让教育沦落为只为解决现实问题的途径。

  从高考标语到计划生育标语,再到日常生活中的各类标语,各种标语充斥在我们的周围。与革命年代不同的是,我们可以选择无视周围的标语,可以选择不主动张贴,但却无法真正结束一个标语泛滥的世界。